只看《一千零一夜》远远不够 这些书告诉你更真实的“大中东”(组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hmhym.com/,因尼斯

大到国家层面上的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小到文艺青年一窝蜂选择土耳其作为刷格调的旅行地,我们的目光,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集中一路向西

张骞的千年“凿空之旅”,驼铃声声的丝路风情,传唱已久的苏武牧羊,也成为头号文化热门话题。然而,仔细审视,我们也会赫然发现,对中亚、西亚,乃至广义意义上的大中东地区的人文历史,尤其是现代状况,仍有很多知识真空,亟需补课。比如,对于不少人而言,认识和了解中亚的几个“斯坦”,还停留在中学世界地理课本上。而以色列、巴勒斯坦、伊拉克、伊朗等西亚国家,绝大部分的了解,则过多地依赖国际政治新闻的单一源头。

神祕的地域,东西文明交会之处,丝绸商旅必经之地。而当下那些到过土耳其等西亚一些国家旅行的人,都能感受到一种时空交错、令人迷幻的特质。这些,已经不光是旅行观光,知道哪些美景,浮光掠影那么简单,更不是围观网络上传说的中东土豪的豪奢之举那么肤浅。了解现代的中亚、西亚,乃至一般意义上的“大中东”,来一场按照地理上移步换景的“地毯式”搜索,寻找那片神奇土地上生长或滋养的一流文字作品,很有必要。它们要么是以随笔、散文、诗歌,或者是研究著作,古籍经典,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以自己的方式反映了自己的故土,表达了赤子情怀,文笔清朗可读,有助于让我们抛开一切偏见、误解,真诚了解那里人们的真实生活、如何思考,以及情感方式。

福楼拜曾说:如果世界有一个首都,那一定是伊斯坦布尔。伊斯坦布尔,欧洲与亚洲隔海相望,教堂与清真寺比邻。因尼斯土耳其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特殊性质;全球化进一步强化了土耳其的这种混合性和跨越性,欧洲和亚洲、神圣与世俗、西方与伊斯兰、民主与专制、帝国与共和、地区与全球等。

如果您要选择带一本书去伊斯坦布尔,2006年诺奖得主、国际文坛享有极高声誉的土耳其头号著名作家帕慕克的作品,是不可错过的选择。尤其是其带有自传性的作品《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在这部作品中,帕慕克书写的既是一部个人的历史,更是这座城市的忧伤。对帕慕克而言,伊斯坦布尔一直是一座充满帝国遗迹的城市。这个城市特有的“呼愁”,早已渗入少年帕慕克的身体和灵魂之中。帕慕克以其独特的历史感与善于描写的杰出天分,重访家族秘史,发掘旧地往事的脉络,拼贴出当代伊斯坦布尔的城市生活。跟随他的成长记忆,我们可以目睹他个人失落的美好时光,认识传统和现代并存的城市历史,感受土耳其文明的忧伤。

在西亚诸国,偏爱叙利亚有足够的理由,他们的诗人简直光芒万丈。比如近些年一直是被预测为诺贝尔文学奖热门候选人的诗人阿多尼斯。这位伟大而卓越的诗人,被世界诗坛公认为是“引领了先锋派诗歌运动的当代阿拉伯诗歌先驱、阿拉伯世界当下最杰出的诗人。“阿多尼斯1930年代生于叙利亚,后移居黎巴嫩。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阿多尼斯开始在欧美多所大学客座任教,现定居巴黎。阿多尼斯对诗歌现代化的积极倡导、对阿拉伯文化的深刻反思,都在阿拉伯文化界引发争议,并产生广泛影响。他的诗歌,也被视为是了解阿拉伯社会现状的一个窗口。

“世界让我遍体鳞伤,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向我袭来的黑暗,让我更加闪亮。孤独,也是我向光明攀登的一道阶梯。”阿多尼斯的诗歌词语高度精炼,意象纷繁,高雅纯净,带有东方意蕴,又犹如精心雕刻的钻石水晶一般,反射出大千世界,以及自己对故国丰富、复杂而深刻的爱。阿多尼斯的诗歌在中国有很多知音。2009年,因尼斯他曾经受北京外国语大学之邀,来北京参加其首部被译为中文版的诗集《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的新书首发式,备受爱戴。《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也是很多文艺青年、诗人非常推崇的诗集。

耶路撒冷,对于人们而言,不仅是两个民族的首都、三大宗教的圣地,而且还是世界上被视为“唯一一个拥有天国和尘世两种存在维度”的城市。因此,为这样一座城市撰写编年史,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最近被引进国内出中文版的非虚构名作《耶路撒冷三千年》的作者西蒙·蒙蒂菲奥里,独辟蹊径,以当地几大豪门家族的兴衰更迭为主线线索,力图以不偏不倚的客观理性的态度,追寻耶路撒冷的历史,讲述了耶路撒冷的前世今生。作者说:“我的目的是为普通读者书写最广泛意义上的耶路撒冷历史,不管他们是无神论者还是有信仰的人,是基督徒、穆斯林还是犹太人,而不存在政治意图,不考虑今天仍在上演的冲突与倾轧。我将按时间顺序,通过男男女女—士兵和先知、诗人和国王、农民和乐师—还有塑造耶路撒冷的那些家族的生活来讲述这个故事。”

在《耶路撒冷三千年》中,不难看出,其受到思想家、学者爱德华·萨义德《东方学》的影响。爱德华·萨义德是当今世界极具影响力的文学与文化批评家之一。出生于耶路撒冷,曾就读于埃及开罗的西方学校,接受英美式教育。1950年代赴美求学,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1963年起任教于哥伦比亚大学,讲授英国文学与比较文学。代表作有《东方学》、《文化与帝国主义》、《格格不入》等。萨义德以知识分子身份积极参与巴勒斯坦的政治运动,是巴勒斯坦在西方世界最雄辩的代言人。

1994年患重病之后,开始撰写自己的生命回忆录,希望以此重新创造以往的世界,来支持自己度过艰难时刻。在回忆录《格格不入》中,他写耶路撒冷,开罗,黎巴嫩这些往事,让人想起迷人的中东,就像一场壮阔的电影。作者对自己在阿拉伯世界和西方世界之间,双重生活经验和成长世界进行了“厚重描写”,其中包括对世人颇为陌生的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中东一个特定家族的精描细绘,从而具体而微地呈现出家族史,甚至巴勒斯坦人的集体记忆与创伤。相比于萨义德其他的重要学术著作,这部回忆录是他唯一一次大规模以抒情、叙事的方式书写自己、家族和民族。一个背井离乡之人,面对死亡,开始认真回顾自己的人生,试图以个人的方式唤起民族的回忆。

对于伊朗的文化作品,很多人都会提到他们的电影成就实在突出。伊朗电影早已在国际影坛大放异彩,成为人们了解伊朗的一扇窗口,比如伊朗电影史上第一次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催人泪下的《小鞋子》,以及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一次别离》。不过,对于其丰富多姿的文学在国内却鲜少有译介。

曾拍出《樱桃的滋味》获1997年戛纳影展金棕榈大奖的伊朗导演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不仅仅是一位世界影坛的电影大师,更首先是一位优秀的诗人。他的诗歌写作比其他的艺术行为要早得多。

“大海一片漆黑/岸也漆黑/我该等太阳/还是月亮”“火车嘶鸣着/停住/蝴蝶在铁轨上酣睡。”阿巴斯的诗作以哲学或冥思为基础,简单而深邃,韵脚和格律彻底自由。语言简练而富有画面感,让人不禁联想到他导演的电影画面那些诗意的瞬间。如果你读完2007年在中国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的阿巴斯诗集《随风而行》,你会发现一个白色的世界。月光,河水,修女,山谷间无名的小花,她们都是白色的。阿巴斯善于用纯净的目光捕捉那些精妙的意像,能让读者重新审视身边的事物和景象,领悟日常世界的诗意本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